| | EN
搜索

贵州黔南经济学院新生张俊杰:母亲背上的求学路

2021/10/18返回上一页

       九月,又是一年开学季,911日,在贵州黔南经济学院忙碌的迎新现场中,志愿者发现了一位与众不同的身影,他是妈妈搀扶着走进校园的。在考研服务咨询处,我们第一次听到了他响亮而坚定的声音——我要报名考研班。


       据了解,这位同学名叫张俊杰,今年20岁,是贵州黔南经济学院2021级电子商务专业的新生,对于别人异样的眼光,我已经麻木了。他说话时五官略有些撕扯,但语速和常人一样流畅。

在苦难中生存,在磨砺中成长

       据俊杰妈妈介绍,张俊杰在出生时因为缺氧,导致脑瘫,控制双腿的神经出了问题,就这样,俊杰被上天剥夺了同龄孩子该有的童年和正常写字、站立、行走的能力,未来变得迷茫。


       于是,他们踏上了漫长的求医之路。然而医院康复治疗效果不佳,甚至还出现了反弹,这让俊杰妈妈每晚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   求医无果后,俊杰妈妈决定回家,自己给儿子做康复治疗。在漫长且艰难的康复过程中,俊杰的父亲失去了耐心,选择与妻子离婚,离开了这个家。

       当我们谈及父亲时,俊杰平静地说,以前别人问我父亲呢,我只能说不在了。现在我也能理解他当时的决定,毕竟我是一个连路都无法自己走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 父爱虽然缺失,母爱却在逆境中变得更加强大,每天看到他开心的笑容,我就想坚持下去。俊杰妈妈面对着各方压力,对俊杰未来的路更加坚定,干不了体力活,就干脑力活,必须读书。于是,俊杰妈妈每天背着俊杰上下班,下班后自己给俊杰做康复治疗,日复一日,用自己的肩膀为孩子撑起一片天。


       上幼儿园是接受小学教育前必不可少的阶段,这件对于大部分孩子来说稀松平常的事,却是张俊杰一路荆棘的开始。因为身体原因,他在6岁时才正式开始唯一一段幼儿园的寄宿生活,可这段生活也像一根刺一样深深地扎在他心里。回忆起这段往事,俊杰话语间还带着一点哽咽,他们都不跟我玩,吃饭上课都是我一个人,就连老师都嫌弃我,不让我跟其他孩子玩。俊杰每周最期盼的就是周末妈妈接自己回家。

       我周末去接他时,他就说:妈,我不想去那里上学了。我开始不知道怎么办,只能劝他说,我们就上完这个星期,下个星期就不上了,后面看他太心疼了,没办法,就没再让他上幼儿园了,回家自己教他。俊杰妈妈眼泛泪光。就这样,张俊杰度过了幼儿园的求学时光。再次提起这段时光,他语气平和地说:我现在也逐渐释怀了。

母亲的坚持,助他战胜生活的苦难

       时间不等人,眼看着张俊杰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,读书的需要和生活的困难同时摆在他们母子的眼前,让人不知该如何选择,我只能教他简单的,比较难的,像英语这些我就教不了他。最终俊杰和妈妈决定再试一次反正都这样,再试一次,运气不会这么差吧。张俊杰说。

       赤水市教育局了解到他们的情况后,安排他进入赤水三小就读。这次俊杰有了同学和玩伴,为了增加对儿子的陪伴和课后辅导,妈妈辞掉了电力厂的工作,每天坚持背着俊杰上下学,陪着俊杰上课,有时间就去打零工以维持生计。


       在小学里,张俊杰也面临着另一个难题,那会我觉得我的名字可难写了,作业要用铅笔,手又没劲,作业写得也是模糊的。但俊杰母子没有退缩,想着多练习总会好的,于是,晚上我就给他听写词语,练习写字。直到小学3年级后,可以用水性笔了,俊杰写字才没有那么吃力。

       坚持不懈的努力,让张俊杰母子迎来了求学路上新的转折:小学升初中考试时,张俊杰以语文89、数学82、英语100,总分271的成绩考入赤水市文化中学。初中三年,随着知识难度的增加,俊杰在学习上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,每天都要在台灯下学到凌晨一两点,而妈妈也陪他每天学习结束,初中的知识变难了,我也帮不到他,只能默默地陪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 成长的每一步都很艰难,张俊杰也曾动过放弃的念头。和其他人一样,张俊杰在初二下学期深深地被网络游戏吸引,这与其说是青春叛逆期,更是张俊杰心里的避风港。游戏的世界挺好的,毕竟我是作为里面的主角,在那个世界可以让我忘记很多不开心的东西。这也成为他求学路上的一次波折。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完全接受自己的身体状况,曾出现过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,甚至觉得自己是个麻烦。张俊杰由于沉迷游戏,成绩一直下滑,“2018年的时候,就算送我体育分,我都考不上(高中)了。妈妈为了让俊杰摆脱游戏,只能用唯一的出路——上大学来点醒他。张俊杰回忆道:那会我妈妈就告诉我,你干不了体力活,只能干脑力活,读书是你唯一的出路。如果上不了高中,职中也不允许去读。面临着不能读书的风险,张俊杰开始紧张起来,并告诉自己我一定要上大学。初三下学期,张俊杰不再玩游戏,并开始努力补习功课;生活没有辜负他们的付出,他顺利通过中考的门槛迈进了赤水市第三中学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 但对于让俊杰读高中这个事情,俊杰妈妈这次真的犯难了。离家远,每天背着他去上学都很困难,以前背着他满头大汗的跑,就害怕他迟到,但赤水三中又是寄宿制学校,不知道怎么陪他去

       得知俊杰妈妈背着孩子上学的情况后,赤水三中决定免除他高中三年的费用,同时聘用俊杰妈妈在学校做宿管员。这样,既方便她接送俊杰,也可以有一份稳定的收入,保障他们母子的生活。就这样,俊杰在学校的帮助下,顺利地进入了大学的知识殿堂。

我走得很慢,但决不放弃

       911日,贵州黔南经济学院开启新生入学报到通道,张俊杰母子也在当天到校报到。

       我是一个自卑的人,同时也是以兴趣为导向的人。这是张俊杰的自我评价,在交谈的过程中,他常常露出笑容。说起为什么会选择报考这所大学时,当时在网上搜索这所学校时,就觉得不错,与我想学的电子商务专业应该能很好的契合。张俊杰笑着说。


       报到当日,在得知母子二人的困难情况后,学院领导班子召开了紧急会议,决定为俊杰母子安排位于一楼的单间宿舍,免除了俊杰的军训费和四年的住宿费,并为俊杰妈妈提供校内工作岗位信息,俊杰所修课程的上课地点不超过3楼等,尽量为母子二人提供所需要的帮助。

       可以坐着工作是俊杰对自己未来工作状态的描摹,我了解过,像我这样的身体状况,估计很难从事体力劳动工作了,只有读研究生才有机会坐着工作。说起对未来的规划,张俊杰眼中闪烁起憧憬的光芒,进大学了,选了某个专业,那当然首先要把它的专业课学好,然后从大一开始就要奔着考研这个方向去。他的语气显得无比坚定。

       虽然不能自己独立行走,但张俊杰也时刻计划着未来。我喜欢配音,我经常用手机软件练习配音,偶尔唱唱歌,也喜欢二次元。这时,我们看到俊杰的桌面上摆放着一个卡通手机支架,手机上也有一个卡通吊坠。虽然以我的身体状态而言,恐怕很难像其他同学那样参加各种社团活动,但是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还是愿意去试试看,我希望自己的大学生活不要显得那么单调。谈及对大学期间课余生活的想象,他脸上依旧是满脸的笑容。


       很感谢我妈妈当时没有抛弃我,平时我们也会争吵,但我能理解她。俊杰妈妈脸上也流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希望他能回报社会,因为社会上帮助他的人太多了。母子俩坚信,只要坚持努力,未来的生活会越来越好。